南京
切换分站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南京聚合帮 > 教育培训 > IT培训 > 大经中医名老中医传承系统中医知识库远程带教
大经中医名老中医传承系统中医知识库远程带教
  • 大经中医名老中医传承系统中医知识库远程带教
  • 所在位置:浦口
    • Q Q:3254956384QQ在线交谈
    • 联系人:赵女士
    • 咨询电话:1801471****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
      • 聚合帮提醒您:如果让您提前汇款,或者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可能存在骗子嫌疑,请不要轻易相信。
  • 基本信息
  • 招生对象:中医医院、中医诊所
  • 课程学时:1
  • 课程价格:1000元
  • 班级类型:随到随学
  • 上课时间:常年开课
  • 开班时间:9-17
  • 上课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江北新区定山大街126号国际健康城万科健康企业公馆8号楼
    • 详情介绍
    大经中医:名老中医诊疗经验智能化传承,将真正解放名老中医生产力

    大数据思维下的中医传承:搭建用户友好的智能平台,提取诊疗思维链

    李文友认为,名老中医的诊疗经验是中医最宝贵的知识资产。常规的中医智能化方案是从现有的诊疗数据中提取,而国内医疗机构信息化建设起步较晚,尤其是中医诊疗,完整、准确的诊疗数据非常有限。但是,数据是AI技术的命脉,所以很多中医智能化方案都夭折了。

    大经中医反其道而行之,他们所做的是为名老中医工作室搭建智能化平台。在智能化平台搭建之前,李文友和他的团队进行过深度调研,对名老中医进行访谈,认真了解其工作室建设需求。“我们的优势是,我们懂中医。”在李文友看来,中医智能化最难的不是AI算法设计,而是将中医与AI相融合。

    李文友的团队能够与名老中医进行有效对话,紧扣临床实际,探明对方在行医过程中尚未满足的需求,并在此基础上架构智能化平台。

    李文友将中医诊疗的逻辑概括为病-证-机-法-方-药。病,即患者所患疾病;证,即症状、体征等证候;机,即病机,中医所谓的辩证,就是辨中医的病机,与疾病的病位、病性等相关;法,就是根据辩证结果确立的治法;方,即处方;药,即构成处方的具体药物。名老中医对“病-证-机-法-方-药”的判断、认识和处置,构成了中医诊疗思维链。

    基于上面的工作,大经中医提炼出诊疗数据智能化记录、诊疗数据统计分析、内嵌诊疗大数据挖掘算法包、中医知识库服务等几大功能,并将其集成到大经中医名老中医经验智能化传承系统中,不仅大大提高了诊疗工作的效率,更是随着真实医案的不断积累和机器学习的精进,使得系统的医、教、研性能大幅度提升,成为名老中医工作室建设的有力工具。

    精准对接名老中医诊疗需求的智能化平台可以解决数据接入的问题。数据接入后的另一个问题是智能化辩证算法,如前文所述,中医流派条块分明,不同的流派之间观点甚至会相左。

    例如,丹溪学派认为,人体“阳常有余,阴常不足”,主张滋补养阴;而攻邪派则认为“邪留伤正”,主张发汗、呕吐、泄下三法。如果强行按病种将名老中医辩证思路统一,无疑会出现混乱。

    对此,李文友的解决方案是按照不同名老中医的思路分别提取诊疗思维链,完整记录患者体征、症状和名老中医的辨症结论及处方。在应用端(临床辅助决策系统),系统会根据患者的性别、年龄、生活区域等个体情况将名老中医诊疗方案进行排序后,推荐给小中医辅助诊疗。


    临床辅助决策:“AI+小中医”等于名老中医

    完成数据采集后,即进入应用端的设计。李文友告诉动脉网,大经中医的应用端用户有2类,一类是三甲医院中医科的年轻医师,是为“复制”,另一类是基层医疗机构的中医师,是为“下沉”。


    大经中医产品示意图 图片由大经中医提供

    李文友指出,即使是在公立三甲医院,名老中医的资源也非常有限,而“师带徒”的传承方式效率低下。

    三甲医院中医科的年轻医师所能获得的名老中医帮助其实很少,大经中医智能化平台的临床辅助决策功能能够让年轻医师在临床真实的诊疗工作中应用名老中医的经验。
     
    接诊后,年轻医师按照系统的提示进行中医四诊,并将四诊数据输入大经中医智能化平台,系统会模拟名老中医的思维进行辨证论治,并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自动筛选出最适宜的2-4条治疗方案供年轻医师借鉴。
     
    李文友告诉动脉网,由于大经中医平台上线仅2年时间,积累的医案数量尚有限,所以系统尚不能精确推送唯一的最适合患者个体情况的治疗方案。未来,当平台学习足够多医案后,辅助决策功能将成为真正的、高水准的智慧中医。
     
    基层医疗机构中医师接入大经中医临床辅助决策系统的方式与三甲医院中医科年轻医师相同。李文友认为,随着分级诊疗的深入,智能化的决策辅助对基层医生很有必要,市场需求也很可观。


    数字化:打开“黑箱”,质疑中医疗效并无必要

    近年来,由于中医诊疗市场的混乱,中医疗效广受诟病。有人认为,中医诊疗没有明文指南,中医药品上市前没有临床试验,中医不值得信任。但李文友对中医的态度很乐观,他认为用现代科学的思维框架来衡量一门自成体系的古老学问,结论往往有失偏颇。
     
    李文友相信,中医经方在数千年来接受了无数次真实世界临床试验,疗效毋庸置疑。中医真正的缺陷在于不透明,一方面,中医的疗效不透明;另一方面,流派之间学术不透明。
     
    李文友认为,中医理论是一种“黑箱”理论,通过身体这个系统的输出反应来研究、调整治疗方式这种输入手段,而其疗效也往往用定性的方式描述,缺乏数据的支持。

    这导致除非患者亲身体验,外人多将中医治愈病人的疗效看做是“传说”,而医院似乎也给不出哪位名医更擅长治疗哪种疾病的有力证据。
     
    中医不同流派之间不仅条块分明,而且壁垒很高。中医师往往不愿自己的秘方外流,彼此之间几无有效的学术交流,这无疑会阻碍中医的传承和发展。
     
    李文友认为,用数字化方式打开中医诊疗“黑箱”正是古老的中医弥补缺陷的出路,不失为中医的一种变革。大经中医智能化平台在帮助名老中医诊疗经验传承的同时,推动了这种变革。

    当被问及名老中医是否会排斥数字化,李文友的答案是否定的,“很意外,名老中医确实很愿意拥抱数字化,”名老中医是最不愿看到诊疗经验失传的,李文友认为,只要以专业的方式与名老中医沟通,后者的态度并不会成为中医数字化的阻碍。
     
    李文友指出,大经中医花费大量精力研究中医思维,并基于中医本体做数字化。“我们所做的,既是在变革中医,更是在传承中医。”采访临近结束时,李文友感叹道。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聚合帮看到的,谢谢!
    图片展示

    大经中医名老中医传承系统中医知识库远程带教

    • 查看您可能感兴趣的信息
    查看更多
      聚合帮卫士:本条信息由网站用户及第三方自行发布,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自己负责,本平台仅作为信息展示,不承担任何责任,请仔细甄别信息真伪,以防被骗。